9月24日,劉鐵男在法庭上。劉鐵男受賄案當日一審開庭。新華社髮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24日公開開庭審理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劉鐵男涉嫌受賄一案,廊坊市中院的官方微博對當天的庭審進行了全程直播,透露出本案的諸多細節。
  根據廊坊中院官方微博公佈的廊坊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書,劉鐵男被指控於2002年至2012年期間,利用其擔任國家計委、發展改革委相關職務的便利,為山東南山集團董事長宋作文等人在項目審批、設立汽車4S店等方面謀取利益,單獨或與其子劉德成共同收受財物共計價值人民幣3558萬餘元。
  五部分指控父子共同受賄,兒子扮演重要角色
  起訴書共分為五部分對劉鐵男涉嫌受賄的犯罪事實進行指控,其中可以看出劉鐵男之子劉德成在本案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2005年,劉鐵男幫南山集團解決3萬噸氧化鋁購銷合同。2006年,宋作文將這批氧化鋁購銷差價中的750萬元人民幣匯入劉德成控制的公司賬戶。劉鐵男對此知情。
  2005年,劉鐵男幫助張愛彬在北京成立新的廣汽豐田汽車銷售店。新公司成立後,張愛彬將新公司股份的30%送給劉德成,之後又用1000萬元人民幣回購了這些股份。劉鐵男對此知情。
  2003年至2011年期間,劉鐵男為廣汽集團整車及發動機等項目通過發展改革委核准審批提供幫助。2007年,廣汽集團董事長張房有將劉德成安排在集團下屬公司並專門為其設置職位,雖然劉德成未實際到崗工作,仍然掛名領取薪金121萬餘元。劉鐵男對此知情。
  2006年至2011年期間,劉鐵男為浙江恆逸集團有限公司相關PTA項目通過審批並獲准開展前期工作提供幫助,並收受恆逸集團董事長邱建林提供的財物共計人民幣1649萬餘元。其中包括對方為劉德成購買的北京市郊別墅、保時捷轎車,為劉鐵男裝修房屋等。
  此外,起訴書指控,2002年,劉鐵男為南山集團新型鋁合金項目通過國家計委備案提供了幫助,並兩次收受宋作文給予的人民幣共計4萬元;2005年,劉鐵男為寧波中金石化有限公司PX項目通過發展改革委工業司核准提供了幫助。隨後,中金石化董事長孫永根出資人民幣33萬餘元為劉德成購買尼桑牌天籟轎車一輛,劉鐵男對此知情。
  廊坊市中院發佈的消息同時顯示,劉德成已被另案處理。
  劉鐵男陳述兒子的犯罪我負全部和根本的責任
  當天的庭審於下午3時42分結束,先後進行了法庭調查、法庭辯論、最後陳述等法定程序。公訴人出示了多組證據,辯護人發表了充分的質證意見,控辯雙方展開了法庭辯論,劉鐵男作了最後陳述。
  據悉,劉鐵男在庭審中對公訴人出示的證據基本沒有提出異議,只是數次強調自己是主動坦白犯罪事實。
  在法庭辯論環節,公訴人對劉鐵男應承擔的法律責任,本案的社會危害性及其警示等發表了意見;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劉鐵男構成受賄罪的罪名不持異議,但對指控的部分受賄事實及受賄數額持有異議。控辯雙方就相關問題進行了辯論。
  “我對公訴機關起訴書指控我所犯的罪行表示認罪。”微博公佈信息顯示,劉鐵男在最後陳述時留下了悔恨的淚水,“我的過錯把孩子也毀了。‘養不教,父之過’,對他的犯罪我應該負全部和根本的責任。說的準確點兒,是我給他導致的這條路。”
  “我用利令智昏來形容我自己。我願意接受法律給我的任何製裁。”他說。
  知情人士
  認罪、退贓有望輕判
  “劉鐵男涉嫌受賄主要是利用其手中的項目審批權力。”接近案情的人士稱,劉鐵男大部分涉嫌受賄事實發生在擔任國家發改委工業司司長期間,“被調查之後,他的認罪態度非常好,不僅自願認罪,還供出了偵查機關沒有掌握的其他犯罪事實。”另外,檢方所指控的3000餘萬元涉嫌受賄款,已由其家屬全部退贓,“綜合以上幾點,劉鐵男有望被從輕處罰。”
  在劉鐵男被帶走調查後,其秘書王勇、中國食品工業協會原副會長熊必琳亦被帶走調查。熊必琳曾任發改委工業司副司長、產業協調司巡視員,被稱為劉鐵男的“左膀右臂”。
  不僅如此,繼劉鐵男之後,國家能源局原副局長許永盛、核電司原司長郝衛平、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長王駿、煤炭司原司長魏鵬遠以及電力司副司長梁波亦相繼被帶走調查。
  劉鐵男父子受賄資產
  北京木樨地公寓3號樓3單元1201室
  2011年,劉鐵男聯繫邱建林為其公寓裝修併購買傢具花費上百萬元,事後未支付該款。
  北京御湯山別墅
  2010年至2011年,邱建林應劉鐵男之子要求為其購買。
  尼桑牌天籟轎車一輛
  2005年9月,孫永根為劉鐵男之子購買。價值人民幣33萬餘元。
  保時捷轎車一輛
  2010年至2011年,邱建林應劉鐵男之子要求為其購買。
  劉鐵男直接收受
  2002年,劉鐵男兩次收受宋作文給予的人民幣共計4萬元。
  劉鐵男之子劉德成收受
  2006年,宋作文將750萬元人民幣匯入劉德成控制的公司賬戶;
  2005年,張愛彬將新公司股份的30%送給劉德成,之後又用1000萬元人民幣回購;
  2007年,張房有將劉德成安排在集團下屬公司並專門為其設置職位,劉德成掛名領取薪金121萬餘元。
  劉鐵男受賄案
  案情回顧
  2012年12月6日
  《財經》雜誌副主編羅昌平在微博中向中紀委實名舉報時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涉嫌學歷造假,巨額騙貸,對他人恐嚇威脅等問題。
  2013年3月18日
  劉鐵男不再擔任國家能源局局長,原國家電監會主席吳新雄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兼國家能源局局長。
  2013年5月14日
  劉鐵男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並被免去領導職務。
  2013年8月8日
  劉鐵男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2013年8月19日
  最高人民檢察院經審查,劉鐵男因涉嫌受賄犯罪,依法決定對其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2014年6月23日
  最高人民檢察院偵查終結後,經依法指定管轄,由河北省廊坊市人民檢察院向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2014年9月24日
  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劉鐵男涉嫌受賄一案。
  官員須慎對“朋友圈”
  不難發現,近年來因貪腐落馬的官員基本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他們背後都有企業老闆當“錢袋子”。每個官員落馬,往往牽扯出一串熱衷行賄的“商人朋友”。這些老闆攀附官員,樂意送錢送物,究其原因,往往不是看中官員這個人,而是盯緊了官員手中的權力。正如一位腐敗落馬官員在懺悔錄中感慨:古人結交在意氣,今人結交在勢利。
  這種“勢利交情”造成的嚴重後果顯而易見,不少企業老闆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往往會不擇手段向實權官員行賄示好。如果官員防腐意志不強,心生貪念,必然會為了眼前利益,為老闆們“走捷徑”“推速度”提供方便。這種借道“朋友圈”的“勢利交情”,看似朋友交情,實則權錢交換,必然超出正常工作關係觸動法紀的“高壓線”。
  官員“朋友圈”異化為利益圈,是官場內的人身依附關係和官場外的權錢利益關係的生動寫照。在一些地方,對一把手缺乏有效監督,“財務一支筆,大權一把抓,用人一言堂”的現狀仍然存在,這是老闆們爭相與位高權重的官員搞好“朋友關係”的重要原因。對此,必須建好制度的籠子,讓官員手中的權力不敢出籠、不能出籠。
  官員“朋友圈”異化為利益圈體現了畸形的官場文化。長期以來,吃吃喝喝、禮尚往來成為官商之間聯絡感情的潛規則。幹部在與“朋友圈”里的老闆稱兄道弟、把酒言歡的時候,容易吃些不乾不凈的飯,花些不明不白的錢,做些不清不白的決定,黨性和法紀也會忘得一干二凈。對此,“八項規定”無疑是非常有針對性的一劑良藥,需要常抓不懈。
  本版文字均據新華社  (原標題:劉鐵男父子受賄3558萬)
創作者介紹

寒假

lq46lqxex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